Tifa和我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,典型美人胚子,我们一起长大,关系很好,彼此分享过无数青春时的秘密。

我在高中时向Tifa表白过,不过当时年纪小,这种事情注定不会有结果。但我们约定,彼此可以一直做好朋友。

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读书,研究生毕业后,Tifa进了一个很大的外企,外企有取英文名的惯例,入职那天Tifa给我发了消息,告诉我说她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叫Tifa,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游戏角色的名字。

工作后一直准备和我结婚的女友离开了我,于是我也失去了在帝都闯荡的勇气。

刚好有一个机会,我就去了Tifa所在的城市,安顿下来之后,Tifa请我吃饭。

我有几年没见过Tifa了,Tifa褪去了我记忆中少女的清纯,变成了一个面庞精致的美人,干练又不失娇媚,举手投足都透露著万种风情。

Tifa知道我身边发生的种种,吃完饭分别时,Tifa抱了一下我,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Tifa追求者甚多,其中不乏条件优秀者,她学历高,个人能力很强,人又极其聪明,在公司已经成了一个小领导,俨然一颗小小的职场明星,年纪和容颜都又正处于女性的巅峰,所以她也不急不慢的挑选,时不时的换著暧昧物件。

而到了新的城市的我很努力的工作,努力忘却在帝都经历的种种。

新工作压力很大,时不时都要加班,有时候加班回来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流览岛国动作片,发现某位女优和Tifa有几分相似,于是我对着那个女优撸了起来,在发射的瞬间,在心里默念Tifa的名字,思念Tifa那张绝美的脸庞。

过了几个月,我在工作上的努力得到了单位的认可,过去的种种不快也都慢慢淡化,我搬出单位宿舍重新租了房子,觉得生活慢慢在理顺。

Tifa也为我高兴,于是我邀她一起吃饭,两个人喝了一瓶红酒,聊了好多年少时的种种,也很高兴又能在同一座城市相逢。

吃完饭后Tifa说去她家坐坐吧,在出租车上Tifa钻进了我的怀里,我搂着她,闻着她的发香。轻轻的吻着她的秀发,Tifa没有抗拒,只是将握着我的手握的更紧。

来到了她家,Tifa让我自己给自己倒水,她去换衣服,我于是倒了一点水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。

过了一会Tifa推开卧室门走了出来,长发披散,脸庞上留着酒后的一抹娇红,穿着一件薄薄的半透明青色睡衣。

Tifa皮肤很好很白,现在在一身黑色的内衣衬托下更加耀眼,长发披散,双峰露出半球,美的耀眼,下身的隐秘地带被一条细带小内裤遮盖,我不是没见过女人,但是也被惊艳到了,咽了下口水,觉得空气都凝固了起来。

Tifa走向我,扑进我怀里,双臂环绕着我的脖颈,问我:“我美不美。”

我早已看的痴了,说道:“美,你一直都是我心中最美的那个姑娘,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,你就是最美的。”

Tifa发出一声娇笑,在我耳边轻轻说道:“那还不抱我进卧室去。”

我抱起Tifa,她将双腿缠到我的腰间,我们一边亲吻著,一边向她的卧室走去。

我抱着Tifa倒在她的床上,迅速的褪去衣服,扯掉Tifa的睡衣和内衣裤,充满了情欲的我们毫无前戏可言,我只想进入Tifa的身体,占有她,侵入她。

Tifa用最后的理智说告诉我,我床头柜里有套套,于是我拿出来,她替我戴好。

Tifa亲了我一下,说:“我要在你上面。”

我说:“好啊,上来自己动。”

Tifa打了我一下说:“讨厌!”

于是我躺下来,看着美丽的女孩跨坐在我身上,咬著下唇,挺著了身体,用手扶着我的鸡巴,慢慢的,缓缓的向着她湿漉漉的小穴导入,第一下没找对入口,我的鸡巴从Tifa的手里滑了出来,Tifa羞赧的一笑,然后又一次用小手引导著,将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蜜穴口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坐了下去。

我双手握著Tifa那对圆润,同时有着完美外形的乳房,支撑著Tifa,就这样,我认识了十几年的姑娘,我的女神,此时此刻,她的蜜穴包含住了我的鸡巴,我们的身体第一次结合在了一起。

然后Tifa缓慢的在我身上动作,一起一伏,我的双手感受着Tifa的圆润的双乳,鸡巴感受着Tifa的蜜穴,恨不得时间就在此凝固。

Tifa用牙齿轻轻的咬著下唇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挪动着翘臀,在我的身上一下一下的动着,我看着面色微红的美人,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,享受着Tifa的小穴对我的包裹……

过了一会,Tifa觉得有点累了,于是俯下身,趴在我身上,我抱住她,吻她的朱唇,让两个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,我们的下身也紧紧的结合,但是都没有动,依靠着彼此的亲吻来静静的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。

过了一会,Tifa抱着我在我耳边说:“干我吧,使劲的干我!”

于是我抱紧Tifa娇小的身躯,开始下身发力,用我的鸡巴一下又一下的冲击Tifa的蜜穴。

“嗯~嗯~嗯~”

由于是自己家,这时的Tifa再也忍不住了,毫不避讳的发出了大声的呻吟……

Tifa趴在我身上,长发胡乱的披散开来,漂亮的小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,时不时就向我吻来。

我抱着Tifa,用鸡巴朝着她的小穴用力,Tifa的小穴很紧,我都能听到每一次插入抽出时蜜穴发出的噗嗤声,每一次抽插都让我充满了幸福感。我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做爱了,而这次居然是进入我最好的朋友的蜜穴,而她又是那么一个精致的美人。

我摸著Tifa的臀部,光洁的如同婴儿的肌肤,我拍打着她的翘臀,每一次拍打,Tifa就会发出了舒服的呻吟,这更刺激了我的情欲,我握紧她的玉臀,在下面卖力的抽插著,一心想要让我的女神达到性爱的巅峰。

Tifa也疯狂的迎合著我。她抱紧了我的脖子用力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除了肉体的撞击之外,只听见两个人鼻子里发出的浓重的呼吸声,我们没法子用嘴来获得空气,因为我们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。

我越来越用力,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Tifa,我搂住Tifa,使劲的吻她,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而我的阴茎狠狠的,用力的撞击Tifa的小穴……

就这样努力冲刺著抽插了百多下,我实在忍不住,喷射了,在到达高峰的时候我们紧紧的搂在一起,Tifa也高潮了,喉咙里发出了大声的呻吟,蜜穴也一下一下的缩紧,仿佛要将我的鸡巴吸进自己的小穴里一样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想和Tifa永远这样,永远不分离。

过了一会,两个大汗淋漓的人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,但是我的鸡巴还是挺立在Tifa的小穴里不肯低头,Tifa浑身是汗,已经瘫倒在我身上,我用还硬著的鸡巴又顶了几下,每一次顶动都使得Tifa发出一下呻吟,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抽搐。

我吻了一下Tifa,对她说:“亲爱的让我出来吧!”

Tifa娇哼了一声,挪了下屁股,让我拔出鸡巴,我爬起来摘下套子清理好,看见Tifa慵懒的躺在旁边,脸色潮红,嘴边挂著笑意,一双美目笑盈盈的注视着我,于是我趴下来吻着她,对她说:亲爱的,我们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Tifa笑笑,露出漂亮的牙齿,抱着我说:“嗯,傻瓜,休息吧。”

然后她将头埋进了我的怀里,闭上双眼。我实在不忍再打扰到怀中的美人,于是在她额头轻轻的吻了吻,抱着她,沈沈的睡去。

【完】

Tifa和我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,典型美人胚子,我们一起长大,关系很好,彼此分享过无数青春时的秘密。

我在高中时向Tifa表白过,不过当时年纪小,这种事情注定不会有结果。但我们约定,彼此可以一直做好朋友。

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读书,研究生毕业后,Tifa进了一个很大的外企,外企有取英文名的惯例,入职那天Tifa给我发了消息,告诉我说她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叫Tifa,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游戏角色的名字。

工作后一直准备和我结婚的女友离开了我,于是我也失去了在帝都闯荡的勇气。

刚好有一个机会,我就去了Tifa所在的城市,安顿下来之后,Tifa请我吃饭。

我有几年没见过Tifa了,Tifa褪去了我记忆中少女的清纯,变成了一个面庞精致的美人,干练又不失娇媚,举手投足都透露著万种风情。

Tifa知道我身边发生的种种,吃完饭分别时,Tifa抱了一下我,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Tifa追求者甚多,其中不乏条件优秀者,她学历高,个人能力很强,人又极其聪明,在公司已经成了一个小领导,俨然一颗小小的职场明星,年纪和容颜都又正处于女性的巅峰,所以她也不急不慢的挑选,时不时的换著暧昧物件。

而到了新的城市的我很努力的工作,努力忘却在帝都经历的种种。

新工作压力很大,时不时都要加班,有时候加班回来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流览岛国动作片,发现某位女优和Tifa有几分相似,于是我对着那个女优撸了起来,在发射的瞬间,在心里默念Tifa的名字,思念Tifa那张绝美的脸庞。

过了几个月,我在工作上的努力得到了单位的认可,过去的种种不快也都慢慢淡化,我搬出单位宿舍重新租了房子,觉得生活慢慢在理顺。

Tifa也为我高兴,于是我邀她一起吃饭,两个人喝了一瓶红酒,聊了好多年少时的种种,也很高兴又能在同一座城市相逢。

吃完饭后Tifa说去她家坐坐吧,在出租车上Tifa钻进了我的怀里,我搂着她,闻着她的发香。轻轻的吻着她的秀发,Tifa没有抗拒,只是将握着我的手握的更紧。

来到了她家,Tifa让我自己给自己倒水,她去换衣服,我于是倒了一点水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。

过了一会Tifa推开卧室门走了出来,长发披散,脸庞上留着酒后的一抹娇红,穿着一件薄薄的半透明青色睡衣。

Tifa皮肤很好很白,现在在一身黑色的内衣衬托下更加耀眼,长发披散,双峰露出半球,美的耀眼,下身的隐秘地带被一条细带小内裤遮盖,我不是没见过女人,但是也被惊艳到了,咽了下口水,觉得空气都凝固了起来。

Tifa走向我,扑进我怀里,双臂环绕着我的脖颈,问我:“我美不美。”

我早已看的痴了,说道:“美,你一直都是我心中最美的那个姑娘,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,你就是最美的。”

Tifa发出一声娇笑,在我耳边轻轻说道:“那还不抱我进卧室去。”

我抱起Tifa,她将双腿缠到我的腰间,我们一边亲吻著,一边向她的卧室走去。

我抱着Tifa倒在她的床上,迅速的褪去衣服,扯掉Tifa的睡衣和内衣裤,充满了情欲的我们毫无前戏可言,我只想进入Tifa的身体,占有她,侵入她。

Tifa用最后的理智说告诉我,我床头柜里有套套,于是我拿出来,她替我戴好。

Tifa亲了我一下,说:“我要在你上面。”

我说:“好啊,上来自己动。”

Tifa打了我一下说:“讨厌!”

于是我躺下来,看着美丽的女孩跨坐在我身上,咬著下唇,挺著了身体,用手扶着我的鸡巴,慢慢的,缓缓的向着她湿漉漉的小穴导入,第一下没找对入口,我的鸡巴从Tifa的手里滑了出来,Tifa羞赧的一笑,然后又一次用小手引导著,将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蜜穴口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坐了下去。

我双手握著Tifa那对圆润,同时有着完美外形的乳房,支撑著Tifa,就这样,我认识了十几年的姑娘,我的女神,此时此刻,她的蜜穴包含住了我的鸡巴,我们的身体第一次结合在了一起。

然后Tifa缓慢的在我身上动作,一起一伏,我的双手感受着Tifa的圆润的双乳,鸡巴感受着Tifa的蜜穴,恨不得时间就在此凝固。

Tifa用牙齿轻轻的咬著下唇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挪动着翘臀,在我的身上一下一下的动着,我看着面色微红的美人,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,享受着Tifa的小穴对我的包裹……

过了一会,Tifa觉得有点累了,于是俯下身,趴在我身上,我抱住她,吻她的朱唇,让两个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,我们的下身也紧紧的结合,但是都没有动,依靠着彼此的亲吻来静静的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。

过了一会,Tifa抱着我在我耳边说:“干我吧,使劲的干我!”

于是我抱紧Tifa娇小的身躯,开始下身发力,用我的鸡巴一下又一下的冲击Tifa的蜜穴。

“嗯~嗯~嗯~”

由于是自己家,这时的Tifa再也忍不住了,毫不避讳的发出了大声的呻吟……

Tifa趴在我身上,长发胡乱的披散开来,漂亮的小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,时不时就向我吻来。

我抱着Tifa,用鸡巴朝着她的小穴用力,Tifa的小穴很紧,我都能听到每一次插入抽出时蜜穴发出的噗嗤声,每一次抽插都让我充满了幸福感。我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做爱了,而这次居然是进入我最好的朋友的蜜穴,而她又是那么一个精致的美人。

我摸著Tifa的臀部,光洁的如同婴儿的肌肤,我拍打着她的翘臀,每一次拍打,Tifa就会发出了舒服的呻吟,这更刺激了我的情欲,我握紧她的玉臀,在下面卖力的抽插著,一心想要让我的女神达到性爱的巅峰。

Tifa也疯狂的迎合著我。她抱紧了我的脖子用力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除了肉体的撞击之外,只听见两个人鼻子里发出的浓重的呼吸声,我们没法子用嘴来获得空气,因为我们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。

我越来越用力,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Tifa,我搂住Tifa,使劲的吻她,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而我的阴茎狠狠的,用力的撞击Tifa的小穴……

就这样努力冲刺著抽插了百多下,我实在忍不住,喷射了,在到达高峰的时候我们紧紧的搂在一起,Tifa也高潮了,喉咙里发出了大声的呻吟,蜜穴也一下一下的缩紧,仿佛要将我的鸡巴吸进自己的小穴里一样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想和Tifa永远这样,永远不分离。

过了一会,两个大汗淋漓的人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,但是我的鸡巴还是挺立在Tifa的小穴里不肯低头,Tifa浑身是汗,已经瘫倒在我身上,我用还硬著的鸡巴又顶了几下,每一次顶动都使得Tifa发出一下呻吟,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抽搐。

我吻了一下Tifa,对她说:“亲爱的让我出来吧!”

Tifa娇哼了一声,挪了下屁股,让我拔出鸡巴,我爬起来摘下套子清理好,看见Tifa慵懒的躺在旁边,脸色潮红,嘴边挂著笑意,一双美目笑盈盈的注视着我,于是我趴下来吻着她,对她说:亲爱的,我们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Tifa笑笑,露出漂亮的牙齿,抱着我说:“嗯,傻瓜,休息吧。”

然后她将头埋进了我的怀里,闭上双眼。我实在不忍再打扰到怀中的美人,于是在她额头轻轻的吻了吻,抱着她,沈沈的睡去。

【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统计代码